首页 房产 > 正文

诺安基金杨琨:坚持配置科技和消费资产

哲学是科学之科学,是万物发展运动的底层逻辑;股票市场是客观现实的一部分,它的发展和运动必然遵守唯物辩证法的原则,这便是诺安基金基金经理杨琨对于投资的多年思考。日前,杨琨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所管理的产品配置思路都是一致的,坚持配置科技和消费资产,其主要是基于国内发展的核心驱动因素已经切换,不同行业的收益和受损是中长期的变化,配置会根据国内发展的主要矛盾而变化。

他表示,不同的产品根据契约不同会有所差别,但是大体是一致的。投资理念的主要变化在于方法论层面和战略层面变化;唯物辩证法是最为认可的方法论。长期来看,资本利得根源于上市公司的价值创造,所以坚持价值投资是基本原则,具体执行层面分为行业和公司两条主线:行业机会分为把握行业成长期和周期供需拐点;公司机会是重点持有管理优秀,重视股东利益,具有产品定价权,持续创造价值的优秀公司。

部分产品近一年收益表现稳健

据了解,自2010年加入诺安以来,杨琨担任多个重要岗位,目前他所管理的诺安新经济、诺安改革趋势、诺安新兴产业、诺安双利四个产品,最近一年的收益率在行业排名位居中上游,其中诺安新经济和诺安改革趋势近一年收益率更是分别取得了60.34%、55.79%的成绩。

杨琨告诉记者,年内对科技、消费和医药行业的相关个股进行了重点的配置,选股的标准是业务壁垒高、明显拉开与其他竞争者的差距、估值可以接受。而重点配置上述板块的原因是对支配中国发展的主要矛盾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的判断。“时代的变化对于实体经济中的个体来说,短期难以看到很大影响,但是长期影响又是巨大的。从短期到长期发展过程就是量变积累到质变的过程,认识到这种变化的公司会逐渐脱颖而出,是重点研究的方向。”

对于今年国内外市场基本面的变化,杨琨表示,从全球疫情来看,中国控制的最好,内需经济逐渐恢复。与之相对应的是,海外部分国家仍然疫情高发,海外的需求成为未来一个不确定的变量因素。国内的组合政策包括新老基建、保就业、适当宽松的货币政策等,其中,资本市场对货币政策更为敏感。目前,我国对经济的刺激是温和的,所以中国经济复苏的力度可能会弱于2008年-2009年,但是复苏的大方向是确定的,道路是曲折的。可以预期,股市会走在经济复苏之前,结束在通胀起来之时,在经济没有完全恢复前,各方面政策是不会退出的,且上半年推出的政策要看到执行的效果,也需要几个季度的时间,因此,市场在此期间仍然可以有所作为的。

四季度投资风格将切换

从长期视角回顾我国资本市场的历史,杨琨认为会有很多优秀公司不断涌现出来,给投资者的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从中短期的视角看,市场中每年都有涨幅超过50%的个股出现,因此,资本市场不缺乏机会,缺乏发现机会的眼光。杨琨表示,后期将持续不断的努力提升发掘机会的能力,拓宽视野。一方面,会选择布局左侧品种,作为中长期的投资标的;左侧布局的主要问题在于机会成本和时间成本,保持对行业和公司的紧密跟踪,尽量减少过早的布局,减少时间和机会成本。另一方面,紧跟行业变化和重点上市公司,对于行业重要的拐点性变化,对业绩可能存在持续超预期以及公司竞争力持续提升的个股进行重点的右侧配置。

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红利,杨琨表示,创业板的注册制是一项长期的制度建设,会有一批优秀的企业进入视野,这些新兴企业的成长一方面是其自身的积累,一方面也是时代赋予其机会。目前,我国对于科技产业升级的需求是巨大的,科技的发展需要技术、人才、资金和市场等各种要素。在融资的过程中,一些技术密集型的企业往往遇到抵押品不足,而导致其从银行融资规模受限的问题。“注册制的推出可以极大地解决科技企业融资的问题,让更多的技术要素得到资本的助推力量,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

对于如何把握估值高低与投资回报周期等,杨琨认为,当前,我国处于明显的产业升级时期,当期企业的投入可能是远大于当期收益,相关企业的估值偏高是时代变革的一个缩影;投资的回报有的是当期兑现,有的是未来兑现;对于无法当期兑现利润,但是未来存在巨大胜出可能性的公司,会在估值上给予更大的容忍度,在能接受的估值区间内投资此类企业。对于竞争格局清晰,所处产业发展成熟的公司,更关注公司的业绩增长情况,赚取公司价值创造的钱。

杨琨同时指出,鉴于短期来看,低估值板块存在反弹的可能,高估值板块存在调整的可能,四季度存在很多不可准确预测的事件,市场资金可能会考虑降低风险偏好,会将资产配置从高估值切换到低估值的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