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查 > 正文

北京:13部门发布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

12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等13部门发布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自2021年1月1日起,夫妻间办理车辆变更登记,婚姻关系存续期要满一年,且受让方名下没有本市登记的小客车。这将使通过“闪婚闪离”过户的灰色生意失去可行性。据报道,新政实施前夕,仍有不少“车虫”在社交媒体上招揽京牌指标买卖生意,赚取数万元的差价牟利。

《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明确,京牌指标只能由本人使用,不得转让。出租、倒卖京牌显然扰乱了国家对居民身份证管理和北京市对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从后果上看,京牌指标租赁和买卖协议因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不受合同法保护。一旦面临缴纳罚款、发生交通事故等情况,买卖双方可能会为由谁承担责任纠缠不清。而且自今年10月30日起,北京警方已针对“假结婚”买卖北京车牌指标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其中124人被依法刑拘。

既然如此,为何还有很多人铤而走险?现实情况是,一方面北京购车指标“一牌难求”,另一方面外地车辆面临“史上最严限行”,京牌供需之间存在显著差距。再加上北京小客车数量调控新政明年开始执行,一些“车虫”和市民就动了歪脑筋,想钻政策的时间差。然而,在笔者看来,就算新政落地后,凭借“闪婚闪离”过户失去可行性,租赁京牌的“买卖”仍将可能暗中持续。

因此,京牌租售生意火爆,实质上是在倒逼城市管理创新。出租、倒卖京牌,归根结底还是户籍壁垒及利益博弈所致,值得城市管理者反思。人口流动给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带来了活力,用僵硬封闭的办法管理一个开放城市,就会出现外地人买车上不了牌照、买房办不了房产证等情况。如今,一个人像钉子那样牢牢钉在家乡的年代早已成为过去,要从根本上破解矛盾,仅凭打击“假结婚”恐怕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