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金 > 正文

华海财险两项违法违规遭罚

华海财险日前因向监管部门提供虚假资料、公司治理不规范两项违法行为,被罚款51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款10万元。去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217.45万元、3020.2万元、-1183.54万元

岁末年初,保险行业严监管的态势仍在持续。日前,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海财险)因两大违规行为被暴露在聚光灯之下。

2020年12月14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华海财险存在向监管部门提供虚假资料、公司治理不规范两项违法行为,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罚款51万元,对相关责任人警告并罚款10万元。

而这并不是华海财险首次出现内控问题。2019年,该公司就曾因连续受罚而被外界关注。5月17日,该公司因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董事,被罚款3万元,相关责任人也被处罚。

同年7月,该公司还因车险业务虚列费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违规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华海康盈三项违法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处以合计110万元罚款,包括公司董事长赵小鸣在内八位高管被处以警告及罚款77万元,时任总经理姜南被撤销任职资格。这在当年保险业属于较为严重的处罚案例。

因两大违规行为受罚

华海财险于2014年12月9日正式开业,注册地位于山东烟台,注册资本12亿元,是全国首家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的全国性、综合型财产保险公司。

在其业务发展过程中,内控漏洞的暴露也颇受外界关注。去年12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又指出华海财险存在两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向监管部门提供虚假资料。具体来看,2016年5—8月,华海财险相继向原保监会报送了增资申请材料,申请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神州万向)增资6000万元,申请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保互联)增资1.2亿元,文件显示签发人为赵小鸣。

经查,上述材料存在虚假的问题:一是原保监会2017年查实神州万向和乐保互联的纳税证明系伪造;乐保互联出具的关联关系声明反映其与华海财险其他股东、投资人无关联关系,但其股东王丽和神州万向大股东邵强为夫妻关系,故乐保互联与神州万向有关联关系,其出具的关联关系声明与实际不符。二是2016年7月8日华海财险实际未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乐保互联增资材料中的《临时股东大会关于增加注册资本金的决议》和《2016年临时股东大会关于修订<公司章程>的决议》却都记录该日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赵小鸣对上述问题负有管理责任,属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第二个问题是公司治理不规范。具体问题包括:监事会运行不规范,未按照时间要求召开监事会;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薄弱,披露信息不真实、不完整;公司治理档案管理混乱,存在材料造假风险。

基于上述问题,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合计罚款51万元,对赵小鸣予以警告并罚款10万元。

其实,关于报送虚假增资材料问题,可以说是对“旧账”的处罚。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7年底,彼时,一批存在违规股权现象的保险公司开始被原保监会整顿。2018年2月13日,原保监会向华海财险下发《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决定撤销神州万向、乐保互联增资华海财险的行政许可,同时要求华海财险在三个月内引入合规股东。决定书显示,经调查核实,华海财险上述两家股东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

2018年5月,华海财险宣布引入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下称那曲瑞昌)为新股东,持股数量180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15%,接手了违规股东的股权。引入股东一事由此告一段落。

2020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那曲瑞昌仍以15%持股比例为华海财险第一大股东,龙口嘉元东盛热电有限公司、新泰市宏泰煤炭有限公司、七台河市鹿山优质煤有限责任公司、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等七家公司,持股比例均为10%,并列第二大股东。华海财险无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华海财险对记者回复称:针对2016年华海财险提供不实增资材料等有关问题,公司高度重视,认真对待,严格按照银保监会的监管要求,正视历史遗留问题,逐一对照、认真整改。

拟启动增资计划

研究员查阅华海财险年报发现,2014年至2017年,该公司分别亏损1087.64万元、1.22亿元、2.89亿元、3053.89万元。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实现盈利1516.45万元和2347.35万元。

2020年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华海财险当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2217.45万元、3020.2万元、-1183.54万元,合计为-380.78万元。全年是否实现盈利,还需等待四季度数据披露。

观察华海财险的业务结构,车险是其主要保费收入来源。2019年年报显示,按险种划分,该公司机动车辆及第三者责任险保费收入为19.28亿元,占据当年保险业务收入21.27亿元的90.6%。排名其后的依次是意外伤害险、责任险、企业财产保险、短期健康险、船舶险等,保费收入均不足1亿元。

记者还注意到,2019年,该公司前五大险种中,只有机动车辆保险的承保利润为正数,为1413.81万元。意外伤害险、责任险、企财险、健康险承保利润分别为-5603.97万元、-3936.14万元、-2577.78万元、-2645.52万元。

从偿付能力指标来看,目前华海财险偿付能力符合监管要求。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该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79.49%,但相对于二季度末的212.25%下降32.76个百分点。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降低原因主要为实际资本减少,保险风险最低资本增加,市场风险最低资本增加,信用风险最低资本下降。

华海财险方面对表示,为进一步提高偿付能力充足性和抗风险能力,公司拟启动新一轮增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华海财险总经理仍处于空缺状态。自2019年7月原总经理姜南被撤销任职资格后,该公司尚未迎来继任者。

2020年5月8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经银保监会核准,华海财险于2020年4月27日聘任史翔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资料显示,史翔出生于1981年,硕士学历。

这位“80后”副总经理能否带领华海财险完善公司治理、提升业绩水平,仍有待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