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黄金 > 正文

长春高新能否继续保持领跑?

世界著名球星梅西由于体内生长激素水不足,在11岁时被医生诊断为侏儒症。13岁时,他的身高仅仅与一名普通的8岁孩童相当。但梅西通过注射生长激素的治疗,最终长到了1米7的身高,成为世界闻名的足坛名将。

生长激素对身高的“神奇”促进作用不仅成就了梅西,也成就了A股的上市公司长春高新。不过,这家市值超1500亿、被称为“药中茅台”的白马股却在9月14日股价跌停,上演的惊魂一幕引发市场关注。

在9月15日早上,公司迅速发布了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以扶起股价。长春高新发称,今年前三季度,公司预计实现盈利21.7亿元至22.95亿元,同比增长75%至85%,以证明自身实力。

1.jpg

在疫情之下,长春高新交出这样一份成绩单,已经是十分不易。数据显示,9月15日,长春高新股价涨幅约3.16%。

2.jpg

但长春高新的股价是否就此站稳,还是个未知数。

股价地震!

原因是现金奶牛公司创始人欲减持?

长春高新股价的跌倒源自于与东吴证券医药分析师的一次小范围调研。据了解,传出的这份调研纪要显示,接受调研的嘉宾为金磊,为长春高新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1.51%,持股数量为4652.3376万股,目前身价超178亿。这次调研传出两大消息:一是公司生长激素业务板块明年纯销增速目标从35%下调至25%;二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年底计划减持。

3.jpg

金赛药业创始人金磊

金磊是长春高新现金奶牛公司金赛药业的创始人。金赛药业的看家产品是生产激素系列产品。正是金赛药业的存在助推了长春高新股价步步高升。因此金赛药业及其创始人的一举一动,关系着投资者的神经。

在传出上述调研纪要之后,长春高新9月14日股价遭遇跌停。

长春高新火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应并表示,公司从未发布过未来几年的业绩展望,公司致力于追求合规稳健经营和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不会改变,目前公司包括金赛、百克、华康等子公司在内的核心子公司生产、研发、销售工作一切正常,经营管理层将努力经营公司保证主营业务持续增长的趋势。

4.jpg

9月15日早上,长春高新又发布了一份靓丽的业绩预告。

5.jpg

图片截自长春高新公告

长春高新解释称,公司本报告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上升主要原因:控股骨干医药企业收入增长。公司2019年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公司于2019年11月完成了对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29.5%少数股东股权的收购,因此公司自2019年11月起按持股比例99.5%合并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财务报表。

此外,长春高新还专门强调了公司第二大股东金磊减持公司股票有关问题:按照公司2019年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相关协议,金磊2019年度业绩承诺已达成,其在2020年12月底将有部分股票具备减持条件。但其减持的额度、减持的具体时间和减持的方式应遵守“短线交易禁止”、“大股东减持新规”等监管规则。目前,金磊尚不具备减持条件,公司也未接到其关于减持股票安排的报告。

金磊未来是否会减持?针对此事,《证券日报》记者分别联系了长春高新董秘办、参与上述调研的医药行业分析师,但均未得到回复。

身高焦虑故事仍将继续

翻开长春高新的2020年半年报,公司前十大股东列表中,明星机构云集。

6.jpg

图片截自长春高新半年报

机构抱团背后,是市场对生长激素这一重磅产品的持续看好。

据了解,生长激素是控制人体生长的核心蛋白质,其是治疗矮小症的重要产品之一。

华西证券发布的研报介绍,我国矮小症儿童数量超过500万人,适用生长激素治疗的人群比例约60%,按照10%的治疗渗透率估计每年治疗患者数量不低于30万人。随着粉针向水针和长效升级,年均治疗费用将从4万元提到高6万元左右,生长激素峰值销售额有望达到180亿元。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金赛药业的核心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供不应求的情况,因为他每年治疗的人数是有限的。

金赛药业官网显示,公司1998年上市国产生长激素粉剂,2005年上市生长激素水剂,2014年上市聚乙二醇长效生长激素,2015年上市国产重组人促卵泡激素,2016年上市生长激素隐针电子注射笔。目前,金赛拥有亚洲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线,是长效、水剂、粉剂三大系列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基地。

7.jpg

图片截自金赛药业官网

凭借多年的市场教育,在治疗矮小症领域,金赛药业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金赛药业官网显示,“全国有700万矮小儿童憧憬长高梦想。我们的生长激素产品在中国30个省1200多家医院使用,并出口到墨西哥、俄罗斯、新加坡、秘鲁等17个国家和地区。我们已经帮助全球20万矮小儿童实现了长高梦想,身高平均年增高8到12厘米。由于售价仅是进口产品的1/3,已累计为国家和中国矮小儿童节约82.4亿元医药费用。”

“矮小儿童目前每年治疗人数仅5万人,随着全球第一支长效生长激素的上市,未来治疗人数将快速增长至每年30万-50万人。我们将推动长效生长激素在欧美国家的注册和口服生长激素的研发。”金赛药业表示。

尽管潜力巨大,但不可忽视的是,生长激素也备受争议,其中一点就是是否存在滥用。

此外,金赛药业躺赢的日子也危机四伏,国内多家药企的生长激素已经获批,包括安科生物等国内药企以及跨国药企诺和诺德的加入,这一场关于身高焦虑的市场也出现了新对手。

未来,长春高新能否继续保持领跑?本报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