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 正文

游资重度参与 天海防务股价坐上“过山车”

创业板注册制新规实施后的交易制度下,首批跌停(跌幅达20%)的个股在9月10日诞生,其中包含前期受到资金追捧,呈现出极端走势的天海防务。

今年8月24日起,天海防务凭借低价、军工双重概念受到资金追捧,股价一路被炒上天,在12个交易日内创下涨幅超过168%的纪录。

9月9日晚间,天海防务发布公告称,近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楠通知,其质押在国泰君安、国元证券的部分股票可能将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拟减持数量不超过4519.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1%,不超过刘楠持有公司股份的25%。

9月10日,天海防务早盘跌20%,这与其前一日晚间被券商强制平仓有着直接关联。

“天海防务其实早有被砸盘的预期,质押爆仓的股票以前资金都不去碰的,就怕被砸。从天海防务的公告来看,它的控股股东在4月份应该就破了平仓线,只是控股股东一直没能和质押券商达成一致,处于违约状态,近期只不过是负责质押的券商选个合适的时点帮它平仓了。”一位负责股票质押的某券商中层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道。

游资重度参与 股价坐上“过山车”

因受平仓影响而跌停的天海防务,近期成为二级市场的焦点。

8月24日开始,天海防务股价持续大涨,于8月28日、9月1日、9月7日、9月8日拉出了4个涨停,短短12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达168.8%,成为创业板低位股“新秀”。同期,诸多创业板低价股,在短短一个月内,股价翻番告别5元以下。

“这一波创业板低价股的炒作,主要集中在小盘子的低价股,资金炒作的方向就是朝着消灭创业板低价股的意向去的。9月9日前,除部分st股和安控科技还在5元以下,创业板几乎鲜见5元以下个股。”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道。

在低价股炒作被监管关注之时,9月8日晚间,深交所重拳出击,要求天山生物、长方集团、豫金刚石三只炒作明显的个股停牌核查。不仅如此,9月7日晚间,天海防务还公告了高管减持计划,但这并不妨碍二级市场的爆炒。

9月8日当天,天海防务仍然收获了一个涨停。

随后的9月9日,天海防务股价创新高后尾盘跳水,跌幅逾5%,9月10日,因为强制平仓的影响,股价直接跌停,成为创业板首批跌幅达20%的个股。

由于频繁涨停,天海防务反复登上龙虎榜,古北路、章盟主等一线游资均现身其中,被称作散户大本营的东财拉萨团结路和东环路也频频现身,游资和散户成为这一轮天海防务股价暴涨暴跌的导火索。从9月9日天海防务龙虎榜数据来看,当天龙虎榜买入额1.23亿元,卖出额1.85亿元,有多路游资深度参与。

“这就是游资拉升股价,炒作创业板低价股,最后却被公司其他股东减持收割。这种强平式新型减持,也警示了游资,最后一个接棒的资金需要考虑上市公司的‘减持雷’。”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道。

诉讼缠身 亟待破产重整

从基本面上看,天海防务绝对称得上实打实的“垃圾股”,涉及债务、诉讼缠身、实控人股权质押违约等各项风险。

天海防务于2009年10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现有主营业务涉及船舶与海洋工程、军民融合产业、清洁能源利用等三大业务领域。

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2019年,天海防务营业收入分别为14.84亿元、10.29亿元、5.89亿元,分别下滑2.24%、30.68%、42.7%;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4亿元、-18.78亿元、-3.58亿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3亿元,同比下滑33.29%;实现归母净利润0.41亿元,同比扭亏。

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公司已涉及诉讼8件及仲裁1件(涉案金额本金合计约7.76亿元),其中4件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涉案金额本金合计4.31亿元),公司大部分经营性资产、银行账户及子公司股权被查封或冻结。

不仅如此,天海防务二股东也涉及合同诈骗被立案。今年7月份,天海防务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认为李露等人涉嫌合同诈骗一案符合刑事立案条件,决定立案。

9月7日晚,天海防务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称公司近期累计涨幅达到124.07%,与同期创业板综指涨幅偏离值较大,要求公司核实说明情况。深交所还要求天海防务说明营业收入持续下滑的原因,核实公司核心竞争力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营业收入是否存在持续下滑的风险。

就在收到深交所关注函的当晚,天海防务公告两位高管抛出减持计划,公司副总经理林强、秦炳军计划于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股份累计不超过15.5万股。按照当日收盘价9.05元/股计算,两位高管合计套现约140.3万元。

早在2018年10月份,控股股东刘楠已经将几乎所有股权质押。两年间天海防务股价最低点仅为2.21元/股,刘楠质押的股权早在今年4月便触及平仓线,但刘楠拿不出补充质押和补仓等措施,以致于在股价被炒作到高点时遭遇券商强制平仓。

除此之外,天海防务也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2019年3月21日,天海防务公告称收到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应诉通知书》(2019沪03破申13号),债权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四研究所(以下简称“七○四所”)以公司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9月10日晚间,天海防务公告称,公司接到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通知,法院已裁定批准《天海融合防务装备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以下简称《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

公司表示,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后,公司进入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公司负责执行重整计划,管理人负责监督重整计划的执行。根据重整计划的债权分类、调整及清偿方案,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及经营方案,公司清偿债务等执行重整计划的行为将对公司2020年度的净利润、2020年末的净资产产生一定影响,具体数据以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数据为准。